荔枝tv app

By on 2021年9月4日

() 寻常修士,很多都受天资所限,纵使苦修千年也摸不到地仙的边。亦或是天资足够,但面对九重天劫心有戚戚,不敢越过雷池一步。

不管是哪种,像卓临仙这样能过地仙还非憋着不过的绝对是独一份。

该说她真不愧是神符门的人吗?

这也算是从侧面反映了卓临仙的天赋奇高,前面说的两种情况,能不能过九重天劫,以及天劫什么时候来,都不是修士自己能100%控制的。

品级低的天劫倒是好说,例如林小哥儿过初劫的时候,他明确的能感觉到自己可以轻易突破瓶颈,可以自己选择是否捅破这层窗户纸,愣是把天劫推迟了半个多月。

但高品级的天劫可不会如此容易的就被推迟,也很难感觉到那层瓶颈在哪,这也就是说很多修士都摸不到地仙的边儿。

卓临仙不仅能清晰的感觉到界限在哪,还能小心翼翼的维持着不过线,堪比在作死的边缘大鹏展翅,愣是让天道没发现她。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人阶到底跟地阶有质的区别,毕竟只有地阶以后才可称仙。

卓临仙压着境界不突破是为啥?

换做别人,林天赐会以为是害怕九重天劫之威,打算多做些准备再说。但他大师姐卓临仙哪用得着再准备什么,之前撕开药王谷大阵的一剑就足够惊艳了。

再说,她想要过九重天劫,只要跟张百熙说一声,派上下保证把什么东西都打点的妥妥当当,毕竟哪怕是大派,想出一个地仙也是比较难的。

自己琢磨是琢磨不出个所以然的,林小哥儿选择直接开口问。

纯白系阳光美女清凉着装让你清凉一夏

卓临仙头也不回的随口答道:

“因为好玩啊。”

“……”

好吧,要不人家是大师姐呢,能在逗逼多神符门当大师姐,你觉得正常人能做到吗?

其实也不仅仅是为了好玩,卓临仙继续道:

“最初我感觉到可以过九重天劫的时候自己的功法还没圆满,觉得没什么把握,所以我就压下修为进度,先把功法练圆满了。”

这点倒不是不能理解,林小哥儿当初过初劫的时候都决定先把神符决修至圆满,尽管根本没必要,但就是为了稳。

何况九重天劫之威远不是初劫那种毛毛雨能比的,更是要慎之又慎。

“后来我的内功圆满以后,看天劫还是没有下来的意思,就又去藏书阁挑了个功法继续修,我打算看看到底我修多少个内功心法以后才压不住天劫,到现在我都已经修到第七个了。”

大姐,你这么无聊的吗?

之前说过,修士可以修行多个内功,前提是你把前一个功法圆满,以及后续功法跟前置并不冲突。

功法圆满之后可以自行运转,相当于把主动技能变成了被动,虽然肯定不如主动运转效果好,但胜在持久发挥,且随时切换自由随心。

内功越多,法力回复速度快,质量更高,又带有种种功法特性,妙处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得清。

看上去好处多到爆,但有一个极为现实的问题。

功法从哪来?

这玩意又不是大白菜,散修想找个后续功法可是难上加难,寻常小门小户,自己门内有三五本内功心法都算多的,这还是算上了练气决……

除此之外,与修为境界也有关。

一般来说人阶修士的内功数量不会超过三个,地仙大概从五个到八个之间,天仙则能修十二个以上。

退一步说,就算你坐拥一大堆功法,想修什么修什么,资质不行你也修不了多少。

前一个圆满之后,再修其他功法,哪怕没有属性相克的问题,再修起来也比第一个困难,而且难度还随着所修功法数量的增加而增加。

说是这么说,但这世上有句话叫天纵英才。

内功天赋越高的修士,所能修的内功数量就越多。

天赋好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卓临仙现在已经修到第七个内功了,她可还是人阶啊,真不知道这姑娘到地仙以后还会怎么夸张。

不过话说回来,她果然是自称善用剑,其实更擅长内功……

“我听说林师弟你的神符决早就圆满了,你可比我当年快得多,将来能修的内功数量也跟肯定更多。”

确实,林天赐的内功天赋更加夸张,也就代表他能修远胜于同阶修士的内功,这是个相当大的优势。

初时大家都差不多,但随着各自回家开始修行后续功法以后,时间越久,林天赐跟其他人的距离就拉的越大。

但林小哥儿有一个致命的缺陷。

他懒啊……

“林师弟要不要也试试压着境界修内功?挺好玩的。”

“不了不了,我还是听掌门师伯的指挥好了。”

说是听指挥,其实就是疲懒毛病又犯了,再说他也不可能跟卓临仙那样整天躲进静室闭关,那太浪费光阴。

这世上有那么多好吃好玩的,居然把时间都浪费在闭关修行上?

反正林小哥儿肯定没有这种想法。

至于进境?

美其名曰:顺其自然。

因为卓临仙整天闭关,林小哥儿跟她的接触不算多,但卓临仙果然还是神符门人,护短的毛病一脉相承。

很体贴的考虑到林小哥儿的修为,没有飞的太高,也没有飞的太快,林天赐能清晰的看到下面快速略过的景色。

两人说话间便以穿过了中州,又越过惠州一角之后,眼前出现一大片连绵不绝的山脉,像是一道道立起的高墙。

这便是通州。

通州形如盆地,周围有群山环绕易守难攻,又地处中原腹地,南来北往都要经过这里,实在是不可多得的好地方。

唯一的缺点,大概就是通州水少,尤其是从天上看更加明显,几乎看不到什么河流,一般都是从山上流下的泉水组成的小溪。

再有几分钟就该到高耸入云的神符山了,林天赐看到下面一座座城池快速略过,心中一动,对卓临仙道:

“大师姐,能不能把我放在鱼龙镇,好几年没回去了,我想顺便回家看看。”

从筑基以后下山游历到现在,时间已经匆匆过去了两年多,都快三年了,林小哥儿确实想借这个机会回家一趟。

这等小事儿当然没问题,卓临仙痛快道:

“行,鱼龙镇在哪?我没去过。”

卓临仙几乎不怎么出门,尤其是她那届游历盛会之后,几乎天天都呆在神符山上闭关。

于是只好由林小哥儿指路,但他也没去过通州以北的诸城,更没有给‘飞机’指过路。

两人在天上多转悠了快一炷香的时间,林小哥儿才终于看到了通州城,而通州城往东三十里的地方,就是鱼龙镇。

施了个障眼法避免惊世骇俗,卓临仙把林小哥儿放在化龙山后身儿,这里四下无人,离着鱼龙镇也不远,随即便再度御剑冲天而起,化作一道流光回神符门了。

林小哥儿本来还想请卓临仙来他家做客,可卓临仙忙着回去消化在悟道石那儿得到的一点感悟。

当然,方法依旧是闭关。

反正他大师姐是什么德行,林小哥儿早就一清二楚,也没在意,目送卓临仙离开,就转头朝家的方向走去。

行于化龙山的草木之间,即使这里几乎没怎么来过,却也给他带来一种亲切感,因为家就在不远,家附近的一草一木当然倍感亲切。

反正时间还早,林小哥儿也不着急,就这么溜溜达达的走,途中还去了一趟收服白羽鸡妖以及得到鱼龙鳞的那个池子,跟里面的几条鲤鱼打了个招呼。(详见54章)

看把他闲的……

从化龙山上下来,经过半山腰,这里有一座小庙。

寻常这种小庙要么是供奉先人的祖祠,要么就是供奉土地的土地庙,但化龙山的不一样。

化龙山周边是没有土地神的,这里的庙中供奉的是一尾大鲤鱼。

还是因为鲤鱼化龙的传说,鱼龙镇的人都信这个,其中也有希望自家儿孙能够‘鲤鱼化龙’变得有出息。

林天赐赶了个巧,今天正好是传说中鲤鱼化龙的日子。每年这时候很多镇民都会跑来庙里烧香祈福,说白了就是庙会。

这也是林天赐小时候最喜欢的活动之一,但凡庙会和赶集,人来疯的林小哥儿都特别喜欢凑过去,为此林良涵不得不派四五个家丁程看守,生怕自己的宝贝儿子跟着人流走丢了。

时光匆匆而过,当年那个追着卖糖人的屁股后面跑的小孩儿现在已经是个翩翩少年,不过这货好吃的毛病倒是没改,顺路就买了点小吃塞嘴里。

还是那个味儿,家乡的味儿。

不过林天赐总觉得比起小时候他来庙会的时候,现在好像来庙中拜祭的人有点太多了,有很多不是鱼龙镇的人,甚至远远的还能看到不少马车停在山脚下。

这本来没什么可注意的,没准是鲤鱼化龙的传说流传更广招来香客了。但林天赐听到游人交谈中提到了什么仙师……

这可不能不管。

东神州有真仙,但也有打着修士名头招摇撞骗的家伙,尽管只要抓到就是从重处理,但因为老百姓都特别崇拜修士,这种骗子依旧存在。

林小哥儿一听就火了,敢在老子家乡玩这套?

他旋即掉了个头,扭脸就朝庙里走去,想看看所谓的仙师到底是何许人也。

等进了庙,原本摆在主位的大鲤鱼被移动到了侧面,现在的主位放的是一个人形的彩绘泥塑像。

模样没什么好说的,神像都差不多,随即林天赐朝上看,那儿有个黑底金字招牌,上面写着:

‘仙师林天赐’

林小哥儿:w(Д)w

给我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