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豆传媒徐韵

By on 2021年9月4日

半个月后。

“……”

“下周三,我市著名画家唐韵小姐会在翰林路的四号馆举办画展,画作销售额的15将作为善款投入欢水基金,以支持嘉林市的慈善事业,在这里,我代表个人和将因为这次捐赠受益的人感谢唐小姐的慷慨。”

“……”

看到导播比了一个ok的手势,林跃从沙发上起来,和对面坐的女主持人握了握手离开今夜访谈的舞台,由旁边通道走出。

白年康已经在前方大厅等候多时,见他出来满脸堆笑地迎上来。

“余老弟,这次多亏了你啊,如果没有你,这炒作假新闻的帽子可就摘不掉喽,别说升职,不被撸下去就是万幸之事了。”

林跃看了一眼他胸口挂的身份卡,原来的“新闻部副主任”已经被“新闻部主任”取代。

“这么说,要恭喜白老哥升职了。”

“哎。”白年康笑着摆摆手:“别说了,没有你,也没有我的今天,怎么样,晚上有没有时间?叫上小丁咱们找个地方好好喝一杯。”

林跃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表盘刻度:“今天恐怕不行,我得去接一个人,明天或者后天吧。”

“那行,明天我再给你打电话。”

娇娘闺房等待君归来

白年康带着讨好的笑容把林跃送出前门,直到车辆拐出大院才往回走。

不是他奴颜媚骨卑躬屈膝,实在是不这样做不行啊,这小子太厉害了,凡是要搞他的人都倒了霉,连炒作假新闻也能给他逆转局面,最终名利双收,成了嘉林市的风云人物。

白年康知道岳康吃了哑巴亏,知道临终关怀组织阴沟里翻船,知道弘强电缆公司余欢水上面三人折进去了,知道余大英雄几乎成了正义的化身,市民对他的信任空前高涨,市领导还亲自给他颁发了嘉林市杰出青年的荣誉证书,拉着他的手喊他小余。

白年康不知道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林跃坑了徐江,报复了甘虹,搞臭了甘家……反正他想整的人都整了,他想阴的人都阴了。

……

半个小时后,栾冰然从警察局走出来,看了一眼傍晚的天空,重重地叹了口气。

这半个月时间里,她基本上一两天就要过来警局一趟,做笔录写材料接受询问什么的,搞得她心力憔悴,人都瘦了一圈。

呜,呜~

短促的喇叭声打断她的沉思,抬头一瞧路边停着辆奥迪q5,随着车窗缓缓落下,对面出现一张男人脸。

“是你?”

林跃推开副驾驶的门,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上车。”

栾冰然纠结一阵,还是乖乖地进了副驾驶,把车门关上。

“你为什么要害我?”

那天林跃在新闻发布会开始前给她发了两条信息,第一条是让她观看嘉林一套的电视节目,第二条信息是告诉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她要怎么做才能保护自己免于法律的制裁。

林跃在新闻发布会上透露的信息是她受到临终关怀组织的诱骗,方才一步一步滑向黑暗,还好在他的帮助下及时醒悟,选择和假公益组织划清界限,揭露其丑恶本质。

她只有把自己包装成一个受害者,类似于误入传销组织的角色,法律才不会将其定性为帮凶予以惩处。

换句话说,是林跃逼着她和临终关怀组织划清界限。

林跃吸了口烟,把手伸到车窗外点掉烟灰:“我不是在害你,我是在救你。”

“救我?你说救我?”栾冰然讥笑道:“睡了我,骗了我,利用完我还说是在救我?还有,你是用什么办法引诱我说出那些话的?”

“催眠术。”林跃没有瞒她,从后排座椅拿起银色ipad,选择文件夹,点开一个视频文件递过去。

栾冰然接过来看了一阵,脸色变得越来越复杂。

林跃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都录了下来,不像电视台播放的掐头去尾打码失真的视频,从她被催眠到第二天两人的对话,没有做任何删减。

她以为那天晚上被侵犯了,事实上没有,把她的外衣脱掉放到床上后,那个男人坐在椅子上看了一整夜的书,所以后面发生的事都是在“配合”她演戏。

如果她告余欢水强暴,可想而知会是怎样的结果,如果余欢水把没有经过删减的视频交给警方,那她的身份就不会是被临终关怀组织洗脑,后来碰到余欢水幡然醒悟的回头女浪子了,而是一个丑行被揭穿的帮凶——因为后面围绕基金监督权的对话证明了催眠过程中说的话是事实,不是余欢水的刻意构陷。

“我一直认为对于那些还没有变得不可救药的人,应该给他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所以我才会在这里,你才会在这里。”

说话的同时,他点火发车,向着正前方驶去:“如果你真得想要做慈善,欢水基金还有几个适合你的职位,不过呢,能做到什么程度,最终还要看你自己是否努力。”

栾冰然看着画面定格的ipad屏幕,回想一路走来发生的一系列事件,鼻子一酸,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林跃没有管她,专心致志地开车,旁边行驶的面包车里的年轻男性看到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儿坐在奥迪车副驾驶大哭,还以为被她欺负了,寻思现在的富人就没几个好东西。

……

一周后。

嘉林市看守所一个房间里,梁安妮坐回自己的床上,拿出民警转交给她的信件,看着看着,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涌。

她装成沙子被风吹进眼睛的样子面向窗外揉了揉,又冲对面床上躺着的因为反抗家暴刺伤男人等待宣判的中年女子笑了笑。

那封寄往检察院的检举信当然不是她写的,只是以她的名义寄的,还有她跑前跑后操办的欢水基金,也不是为了锁定赃款。

余欢水曾承诺给她一个安稳的后半生,她以为他拿到2000万后会跟魏广生、赵觉民妥协,但是他没有,她一度认为自己被他骗了,被他利用了,可是想想他在新闻发布会说的那些话,又觉得他对她还是有感情的。

现在看到这封信,她是真的很想大哭一场。

照以往案例,她跟赵觉民起码要判十年,但因为是“她写信举报”,符合自首从宽原则,再加上检举揭发魏广生、赵觉民以及锁定赃款的立功行为,余欢水帮她请的律师说她的刑期也就三年多一点,如果服刑期间表现良好一两年也就出来了。

信上余欢水说给她预留了欢水基金财务部主管的职位,虽然没有倒卖假电缆收益高,但是稳定体面,余生不用担惊受怕。

……

又是一周过去。

“三天吧,三天后我带余晨回去给他奶奶上坟,你有什么想吃的没有?我顺道给你带点回去?”

“酒啊?茅台?”

“你知道一瓶茅台够给多少贫困学生订一份早餐奶的吗?”

“那行,我给你带几坛67度老白干回去。”

“结婚的事你就别瞎操心了。”

挂断老头儿打来的电话,林跃走入展馆。

前厅的大屏幕正在播放新闻。

市纪委已经派出专人针对甘父在职期间与甘猛名下公司存在利益输送的问题展开调查。

市局在云南警方的配合下,成功将人体贩卖器官组织主犯抓获。

魏广生、赵觉民、梁安妮制贩电缆一案将在一周后开庭。

林跃微笑着跟前台打声招呼,走进展览大厅,一路向北来到最里面的办公室。

唐韵站在那幅取名《沙漠》的画前,目不转睛地看着它。

“还记得我跟吕夫蒙分手时,他以为我说的‘失望’是嫌他一直不还你的钱,还去今夜访谈为难你。他到最后都没想明白我说的失望是什么,他曾说是画让我们结缘,他还曾说我的画像我的灵魂一样,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东西,可是呢?这幅画挂在他眼皮子底下那么久,他都看不出它与真正的《沙漠》比较有什么不同。”

林跃走过去,握住她的手。

唐韵很自然地扣紧他的五指:“他拿走了你的十三万,结果弄丢了女朋友,回过头来想想,还真是无比讽刺的一件事。”

林跃拉着她的手一带,直视她的眼睛说道:“是前女友。”

“嗯。”

……

还有三天就是农历小年,冷风吹,胡同里的小孩子在偷偷摸摸燃放鞭炮。

《我是余欢水》的世界留给林跃的时间不多了。

电视剧里余欢水留给观众一个选择题,是接受最后的黑色幽默,还是喜闻乐见的happyend?

林跃也给余欢水出了一道选择题。

门当户对的李茜,重拾真诚的栾冰然,收获救赎的梁安妮,以及才华横溢的唐韵。

那么他走之后,余欢水会选择谁?